• 一语惊坛(5月11日):汶川地震,十年涅槃重生,见证中华民族团结一心有力量! 2019-07-23
  • 以色列:卷入贪腐案  以总理接受警方调查 2019-07-22
  • 日本不是那就你是喽。[大笑] 2019-07-22
  • 端午节粽飘香!怎么吃粽子不发胖?习俗暗藏养生精髓  2019-07-20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7-20
  • 回复@海之宁:俗话说: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你跟你认定为老蚕的人在一个阵营中,不证明你也很老蚕? 2019-07-07
  • 【脱贫路上】衣比·衣明: 小庭院里巧增收 2019-07-05
  • 合肥市公立医疗机构1271种医疗服务价格公示 部分服务涨价 2019-07-04
  • 森林、动物、瀑布……  “3D公厕”亮相重庆沙坪坝区 2019-06-28
  • 被欧洲国家踢皮球的移民船终靠岸 地中海漂泊一周 2019-06-28
  • 云南:职业技能比拼展风采 2019-06-18
  • 血管的寿命决定人的寿命!这几种行为最伤血管 2019-06-16
  • 奋力开创现代化世界瓷都建设新局面 2019-06-04
  • 曾被视为祥瑞的狐狸 怎么就变成了魅惑妖精? 2019-06-02
  • 好的哥找行李失主,行李失主找“记者帮” 2019-06-02
  • 好运彩官方网站 > 无敌天子 > 230.八方来朝,天下太平?(大章)
        夏极虽然抄了卦迹的老家,但是除了在中原的四太老可能知道一点端倪,其余并无人知道。

        在魏人们看来,自己家王爷只不过在联姻时失踪了一下而已。

        没有人会把这风牛马不相及的两件事联系在一起。

        回归后的夏极,事情非常多。

        身在高位,与独行侠客的不同就在于此。

        作为摄政王是真没有自己的时间,所以权力,力量很多时候无法两全,除非你只是做一个名誉上的领袖。

        早上上朝,中午略作休息,下午会有各方来使求见,以及很多杂事,不知不觉就到了傍晚,总管会跑来说“王爷,御膳房饮食已经备妥,需要叫娘娘们一起用餐吗”,这饭一吃就是大半个时辰。

        然后,总管又会跑来问“王爷,今天需要翻牌子吗”,无论回复什么,之后还需要处理白天收获的奏折,做完这些已经到了夜晚了。

        夏极着实度过了好一段时间的正常日子。

        许多事情,一件又一件的扑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先是送庞惊与魏焰灵回碧空山。

        夏极并没有把从卦?;竦玫男♀惭拦砻婺贸隼?,如果被人认出是卦迹所得,可能会产生一些无妄之灾啊。

        他倒不是怕,而是麻烦。

        大魏的二公主临别前深深看了一眼夏极。

        这位如今权势滔天的摄政王囚禁华妃一事,在魏国皇室,还有达官显贵之间已是无人不知了。

        别人可能不知,但夏极和庞惊之间的关系甚密。

        而魏焰灵作为庞惊的准夫人,自然知道了真正的太子因为相貌丑陋而被华妃关押在冷宫,反倒是养了一个不知哪来的被当做了孩子。

        魏焰灵虽然表面上有些冷漠如冰,但心底却是热情如火。

        一开始,她还以为摄政王准备鸠占鹊巢了。

        但她知道真相后,则是生出了点感动。

        魏彰再丑,也是真正的皇室血脉,也是自己的弟弟,是太子,华妃凭什么这么作践他?

        倒是这摄政王在默默主持公道了。

        她临别前,站在长亭外,柳道旁,幽幽向着夏极一拜,轻声道:“彰儿就劳烦王爷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魏焰灵知道自己对于这位摄政王来说不算什么,即便她的容貌配上身份,对于大魏几乎所有男人来说,都是无法拒绝的毒药。

        可夏极不在乎。

        否则去年冬天,自己就该和这位订婚了...

        王室女人的夫君是谁,从不是自己说了算。

        魏焰灵看看身侧这虎背熊腰的莽汉。

        实话说,她并不喜欢这么粗鲁的汉子,因为他太高太大了。

        但庞惊一眼看中了她。

        这看中还能是什么?

        她的身子呗。

        魏焰灵很不喜欢。

        但如果她拒绝,会有什么结果?

        圣子勃然大怒,联姻计划取消,然后与圣子是兄弟的摄政王也会对王室的观感下降,然后带来一些不可预测的后果。

        所以,这位魏国的二公主默默的接受了现实,矮身钻入了圣子行辕的马车之中。

        庞惊个头太大,一般是不坐马车的。

        如果不是别人劝说,他连马都不骑。

        就是走...

        而是走的时候要让地面震动...

        管理路道的官员看的心疼,圣子,你以为这修路不要钱吗?

        幸好,庞惊只是走了几步,就是被人劝着,坐了一匹漆黑的高头大马,伴在二公主的马车边,带着一众儿唉声叹气,羡慕嫉妒恨的师妹,还有师弟返回了。

        夏极是真的忙的飞起啊。

        送别了圣子。

        又立刻迎来了开春后的各方官员来拜。

        他掌权是在初冬,而初冬时分北境大雪封山路难行,所以各方来拜,都拖到了春日冰雪消融的时候。

        六府三州,每一路除了零零散散的、名义上高位的些官员外,来访的主要的使者分别如下:

        北凉州:凉州军“影子上将”释幽冷。

        因为铁啸镇守关山,无法脱身,所以这位他的密友则是东奔西跑。

        如今他穿着一身银甲,如同石像般半跪在朝堂之上,双瞳微眯。

        想起去年秋天还和眼前这位把酒言欢,今日这位却已经坐在龙椅,这位智将心底也是感慨无比。

        但正因如此,这个帝国才摆脱了一副迟暮的模样,而变得似乎有了新的活力。

        妙容府:节度使,司徒信。

        这位司徒家的老人带了厚礼前来,只因当初这摄政王还是圣子时,在巡查过程中和他们家族的年轻一辈产生了不少纠纷,他算是来做个姿态。

        何况当初摄政王并没有吃亏,倒是自己的后辈里司徒剑男死了。

        如今他也半跪在朝堂上,看起来病怏怏的,嘴唇嚅动,胡须一摇一摇。

        然而,虎行似病,这朝堂上戏精的太多了。

        夏极就能听到他心脏跳动很好,血流,气流,不仅正常,甚至比普通血气方刚的小伙子都强。

        显然,这位司徒信也是个高手。

        他在藏着掖着。

        都是套路了,摄政王也没必要揭穿,要装老头儿,就由着你装吧。

        反正他又不会对这司徒家,还有那苏家动手,这两个家族是寒蝉的。

        重山府:节度使,周锻。

        这位可是当初给遵循了太子意愿给夏极下毒的人,今天他是真的胆战心惊,缩在众人之后,半跪在地上。

        太子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。

        如果周锻知道今天的情形,给他一万个胆子,他也不会下毒。

        如今就是跪着,低着头,祈祷着王爷看不到他。

        封阳府:西北军“大将军”乐羊。

        这是一位神色平静的中年将军,两鬓有些白,但是一双眸子却光亮无比,他身姿笔直,身型孔武。

        魏国除却零零散散的军部势力外,主要有三处。

        这西北军就是其中之一,主要任务是防御赵地来犯。

        旧桐州:节度使,翟靖。

        夏极扫了扫,是一个看似有几分文雅的文人,据说当年是不知怎么得罪了魏王,这才被配边远地方去了。

        河内州:平南军“大将军”西门豹。

        三大军部势力之一,主要任务是巡查隔离了北境与中原的一条长江,防止中原诸国突然来袭,同时征伐南方之中的各处小贼。

        乐天府:节度使,金长生。

        此人极擅经商,可谓是把控着魏国的各大经济命脉。

        但这人居然还能七绕八绕和皇室有着姻亲,认真算起来,算是先王第十六弟的女婿。

        天涯府:“靠山王”赢无忌。

        天涯府之所以是国中之国,乃是百年前赢家为魏国立了极大功劳,而赢家和皇室亲如兄弟,那皇帝也够意思,没有鸟尽弓藏,而是给了这赢家一块封地,作为国中之国。

        总之,就是魏国各方大员都是人才啊。

        都关系复杂,深藏不露,不是那种脸谱化的人,而在他们眼里。年轻的摄政王真是深不可测。

        就是这个意思啊。

        此时。

        八方来使跪在朝堂之上,开始慢慢的做着汇报。

        他们对于高坐龙椅的那少年,心思各异。

        但无论怎么样,现在这过场都是要走的,另外求军饷的求军饷,汇报难处的汇报难处...

        寒冬时候,这国家就如冰冻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现在冻化了,运转自然会加,自然有数不清的事情要去办理。

        这早朝一上就是一天,午间,御膳房在后殿准备了酒宴,摄政王直接宴请了群臣,也默默记下了各人,下午继续上朝。

        之后,又是零零散散的被各方大员求见。

        夏极也是不慌不忙。

        之后反倒是忙里偷闲,寻找到了一种快乐。

        春日,社稷解冻了,这湖水也解冻了。

        摄政王坐在春风庭里垂钓。

        汇报的官员就在亭子外,长篇大论之后,夏极会给几句话评点。

        一连半个月...

        各方官员是络绎不绝。

        夏极也就这么钓鱼钓了半个月。

        宫廷河水是活水,钓上来的鱼儿倒是不少是野生的。

        这些鱼统统做了鱼汤,然后送到了华清宫里。

        元妃的“感冒”也似乎一天一天在好起来。

        随着她病情的好转,华清宫逐渐的拥有了一种神秘的气息。

        ...

        应付完了官员,朝中提议的禁军的事情又开始折腾了。

        三千编制不能少,这是官员们的基本态度啊。

        不答应?

        不答应就是对不起魏国。

        夏极也是头疼,直接把这事儿交给一位颇有经验的老臣,然后让寒蝉、凌原、厉鹰三人一起去协同挑人。

        组建禁卫的事情也不小,中间流程复杂,挑选也复杂...

        夏极根本不想掺和。

        忙了一大圈,已经到了春末了。

        大臣们又操劳起来了,说是按照规矩,初秋时候,身为魏国掌权者,需要巡查各方疆土...

        夏极大笔一挥,直接把这规矩给废了。

        大臣们又不乐意了,开始磕头的磕头,撞墙的撞墙,打滚的打滚,耍无赖的耍无赖,嚎啕大哭地喊着“礼不可废啊”。

        夏极不管了...

        如果他一个人去巡查还好。

        特么的,还要带着一群累赘去巡查。

        到时候三千禁卫也组建好了,带着三千个需要自己?;さ慕莱龉?,真当他是保姆吗?

        估计生了事情...

        别人家的禁卫是高喊着:“?;せ噬?!”

        自家的禁卫是高喊着:“皇上救我们!”

        简直是无法直视。

        为什么夏极不去专心修炼?

        摄政王的想法很明确。

        第一,自己穿越了。

        上辈子就宅,这辈子难道继续宅修炼?

        人生不要体验的啊。

        穿越了就只是枯燥的修炼修炼,不要去感受吗?

        第二,随着修炼的深入,夏极越觉得心境的重要。

        心境就如堤坝。

        力量就如堤坝挡住的江河湖海。

        如果堤坝出现了缝隙,一旦无法控制,而决堤了。

        那时候,力量越大,自己就越惨。

        可谓是站得越高,摔得越重。

        而修心,根本不是什么静心,不是什么不为外物所动就可以了。

        试问,你如不曾经历种种,何来看破?

        看山是山,人在山中。

        看山不是山,山在心中。

        看山还是山,此时心才如止水了。

        因为看穿了,看遍了,所以才真正的波澜不惊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即便龙气秘境里的隐世家族,都会让弟子外出历练。

        即便名山大泽里高人,也会让弟子下山去经历红尘。

        说的,就是这个理儿。

        只不过,夏极的历练,比较高...

        直接就是做了摄政王,还是一个有着不少额外身份的摄政王。

        ...

        春末。

        王都热闹无比。

        西城区的空地在甄选禁军,气氛是铁血热血无比。

        而东城区则是另一种风味儿。

        烟花柳巷的小姐姐们摇着红巾帕,抛着媚眼儿。

        别致的小阁楼里,管弦丝竹,舞影翩跹。

        听着曲儿的商人,江湖侠客,在各自的圈子里度过着看似歌舞升平的日子。

        令夏极意外的是,那卦迹被自己灭了门,居然还销声匿迹了。

        他实在想不明白,就跑去天涯府望乡山中的龙气秘境,找秋未央询问。

        反正来往就几分钟,他高兴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。

        偌大的魏国,都是他的后院。

        秘境里,秋未央真的是勤勤恳恳啊。

        她无时无刻不在吸收着新的知识。

        卦迹所有的藏书,所有的宝物,现在都归她一人所有,她是抓紧着每一分每一秒在吸收新知识,增强自己的业务水平。

        如果换成小宁来,怕是直接冬眠,睡到这时候了。

        夏极很是欣慰啊。

        不知为何,他脑海里忽然闪过前世看到的一个小段子。

        什么是反派?

        爱笑,勤奋努力,有着明确目标,坚定不移,甚至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去完成,不屈不挠。

        显然,秋未央已经具备了反派的模样了。

        看到蟒袍的少年,圆脸姑娘这才从书海里抬起了头,露出笑容。

        夏极开门见山道:“帮我算一算,有没有什么事情要生?最近太和平,但却没有任何危险端倪,我心里有些不安?!?br />
        秋未央笑道:“我早就给王爷算啦,结果卦象显示是天下太平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天下太平?”

        夏极愣了愣。

        这见了鬼吧?

        大限将至,阴间降临,赵国还要大一统,中原还有真龙天子,北境的阴兵盗寇也不少,卦迹四太老还流窜在外,燕国东境爆了天灾...

        这么多?;?。

        这么多压力。

        这么多会随时引爆的情况。

        太平?

        哪里太平了?

        夏极忽然想起了元妃的胸。

        “你有没有算错?或者说...你们借助天网卦算,会否被人干扰,误导?”

        秋未央摇摇头道:“我算了整整三次,三次卦象都相同...”

        夏极皱眉。

        天下太平?

        这是无数已知的、未知的变数,搞在一起,形成了某个奇妙的平衡点么?
  • 一语惊坛(5月11日):汶川地震,十年涅槃重生,见证中华民族团结一心有力量! 2019-07-23
  • 以色列:卷入贪腐案  以总理接受警方调查 2019-07-22
  • 日本不是那就你是喽。[大笑] 2019-07-22
  • 端午节粽飘香!怎么吃粽子不发胖?习俗暗藏养生精髓  2019-07-20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7-20
  • 回复@海之宁:俗话说: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你跟你认定为老蚕的人在一个阵营中,不证明你也很老蚕? 2019-07-07
  • 【脱贫路上】衣比·衣明: 小庭院里巧增收 2019-07-05
  • 合肥市公立医疗机构1271种医疗服务价格公示 部分服务涨价 2019-07-04
  • 森林、动物、瀑布……  “3D公厕”亮相重庆沙坪坝区 2019-06-28
  • 被欧洲国家踢皮球的移民船终靠岸 地中海漂泊一周 2019-06-28
  • 云南:职业技能比拼展风采 2019-06-18
  • 血管的寿命决定人的寿命!这几种行为最伤血管 2019-06-16
  • 奋力开创现代化世界瓷都建设新局面 2019-06-04
  • 曾被视为祥瑞的狐狸 怎么就变成了魅惑妖精? 2019-06-02
  • 好的哥找行李失主,行李失主找“记者帮” 2019-06-02
  • 广东十一选⑤走势图爱彩乐手机版 福彩幸运武林历史号码 内蒙古时时彩玩法介绍 百人牛牛下注技巧 河北排列7开奖时间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50期 北京时时彩平台代理 辽宁队cba赛程表 今天福彩3d试机号分析 投注技巧倍投阶梯 体彩浙江20选518206期 盈彩网 浙江福彩3d走势图2013 六统天下公式规律九肖 天津11选5历史开奖